山东高工环保科技有限公司

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动态

工业危废处置“粥多僧少” 垃圾山里藏的“金山”怎么挖?

2019-07-18 11:09:25 山东高工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阅读

       处置能力迅速提升,依然追不上规模不断膨胀的危废产生量。2017年山东省工业危废产生量居全国首位,实际收集和利用处置量不足一半。2018年山东省申报工业危废产生量950.6万吨,至年末贮存量442.5万吨,大量危险物长期贮存。危废处置,供需两旺、利润高企,但又粥多僧少、掘金者寥寥。如今,随着威海试点“无废城市”、《山东省土壤污染防治条例》面向公众征求意见,“小、散、弱”的危废行业迎来变革期。


“肯做就有钱赚”


       2018年,山东省开展固体废物申报登记,全省共10845家单位申报产生危险废物,申报工业危险废物产生量950.6万吨,比上一年的产生量几乎翻倍。再观处置量,省生态环境厅数据显示,去年全省危废焚烧处置能力基本能够满足需要,但地区之间处置能力不平衡;填埋能力缺口较大,全省大部分市填埋能力不足。产生量与处置量的不对等,碰撞出了巨大市场。“肯做,就有钱赚。”2012年,市面上的综合危废处理企业寥寥无几,产废企业几乎‘求着’把危废拉走,‘只要拉走,价格自定’。

       事实上,随着国家环保监管更加严格,危废处理市场需求越来越大。“危废行业属于朝阳产业,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,预计2020年危废市场规模将达到1500亿。”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环所研究员说,“这个过程中由于各地处理费用不一,危废处理行业的跨区域竞争必将进一步增强。在此杠杆作用下,必将出现优胜劣汰,资本和技术等实力雄厚的企业会重组市场格局。”

     

人才和技术存短板


       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,面对诱人的利润,目前危废处置企业往往只吃个半饱:实际经营规模与核准经营规模和危废产量之间都存在较大差距。不是不想吃,更多时候是没法吃。2016年修订的《国家危险废物名录》中将危废种类划分为46大类479种,但现实中,我国90%以上危废处置企业仅能处置5种以下危废种类。资质卡住了许多企业。迈过资质门槛后,步子依然不敢迈大。焚烧危废看似粗犷,实则是个技术活,像熬中药一样讲究配伍。拿捏不准,不仅会造成设备腐蚀,影响设备稳定运行,还会造成二次污染。小化工企业多,产生的危废成分复杂,处理起来难度大。如果硬吞,会损坏设备、得不偿失。特别是近年来随着产业结构的转变,危废的种类和产生量都在发生变化,对处理方式和技术改造的要求越来越高。几道关卡之下,大量危废就被拦在了“脱废”的大门外,成了贮存大户。今年5月,山东省公布危废年末贮存量超过5万吨的市有淄博、东营、烟台、潍坊、滨州5市,氰化尾渣、化工废盐、废铅酸蓄电池、含汞废物等部分类别的危废,因缺乏相应的利用处置技术或处置能力短缺,大量贮存。


      危废处置行业看上去市场广阔,人才市场却没做好准备。不仅经验丰富的专业技术人才一将难求,即便是初出茅庐的学生,想要争取也十分不易。大家对这个行业陌生,工作领域又沾‘危’带‘废’,加上厂址都地处偏远,即便薪水待遇比一般化工企业好,年轻人还是不愿意来。市场倒逼之下企业走上自主研发之路。只是,效果的显现还有待时日。


呼吁全产业链监管


      在中央环保督察中,山东省曾发现多起危险废物违法填埋、转移问题,危废污染防治工作已成为全省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的突出短板。为此山东省印发《山东省危险废物专项排查整治方案》,明确以有效防控危废环境风险为目标,摸清全省危险废物产生、贮存、转移、利用、处置情况。在危废处置的关键节点上,山东省已作了部署。比如优化危废处置设施规划,将危险废物集中处置设施纳入当地公共基础设施进行规划布局、统筹建设;要求采取焚烧处置的危废年产生量大于5000吨的企业和1万吨以上的工业园区,配套建设集中焚烧设施;加强监管,原则禁入省外危废到山东省焚烧或填埋等等。不过,危废从产生到完成利用、处置链条太长,中间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,都会给生态环境带来沉重负担。

     在《山东省打好危险废物治理攻坚战作战方案(2018-2020年)》中,山东省提出要在2020年年底前健全完善固体废物管理信息系统,为山东省危废实现自“始”至“终”的监管列出了时间表。政府做好顶层设计,危废产生企业在减量优先的基础上,做好如实申报、规范交投工作,加强循环处置能力。危废处理企业合规运输、科学处置。这样三方各有侧重,才能把危废的问题解决好。